养老的“双轨制度”导致不同群体的养老金存在差异。

到2020年,中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达到1.67亿,占世界老年人口的24%。

中国正在步入老龄化社会。

图为四位老人最近在北京安化大厦的一个住宅区晒太阳聊天。

尚华·鸽子退休了。为什么不容易?由于制度设计等历史原因,我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制度形成了双轨现状。大多数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与公务员和机构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有很大差距。

双轨制度造成的收入差异是什么?这种差距将如何影响社会?改变双轨养老金制度有多难?在双轨制度下,当不同群体每月从银行领取1000元以上的养老金时,65岁的退休工人刘学坤总是喜忧参半:养老金是多年工作的回报和国家对其贡献的认可,这让他非常欣慰;但毕竟养老金数额不大,仅靠养老金难以维持日常生活,更不用说重病和灾难了。

刘学坤住在山东一个县城边缘的一个普通院子里,和周围的农舍没有什么不同。

他的妻子患糖尿病多年,眼睛几乎失明,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这个37岁的儿子和其他人一起旅行,很少一个月回家几次。他的收入不高。

13岁的孙女刚刚进入初中。刘学坤不仅要照顾生病的妻子,还要接孩子,承担大部分学习费用。

20世纪70年代初,刘学坤作为工人和农民在该县的国有酒店当学徒。直到1982年,他才成为正式工人。

1987年,他的妻子和儿子也通过从农业向非农业转变的政策获得了国库食品。他被从县国营酒店调到毛巾厂。

然而,没过多久公众就吃到了,国有企业重组的浪潮蔓延开来,刘学坤被解雇,退休手续提前完成。

从那以后,刘学坤开了一家小餐馆,做小生意,自己支付养老金。

2006年,他正式退休并领取养老金。现在,虽然养老金增加了几倍,但每月只有1100多元。

刘学坤说,虽然养老金很少,但他自己可以接受。

然而,他们中的一些人同时出来工作。其中一些人后来被调到民政部门。他们不仅不必在工作时支付自己的养老金,而且退休后每月可以拿到3000多元。他们都为国家做出了贡献。差距如此之大,我真的无法想象。

由于制度设计等历史原因,我国城镇养老保险制度形成了特殊的双轨制度。不同工作性质的退休人员有不同的养老金制度:从政府机构退休有一个由财政统一支付的退休养老金制度;而企业员工实行以支付为基础的总体规划制度,由企业和员工自己按照一定的标准支付。

在双轨养恤金制度下,工作性质相似、年限相同的雇员,企业的退休金和国家机关和机构的退休金可能相差数倍。

据有关部门统计,2009年,中国企业年金平均水平为1200元。虽然国家近年来对企业年金进行了调整,但据估计,今年企业年金的平均水平只有1400元,这对人们的生活和心理产生了很大影响。

天津的陈霞有令人羡慕的家庭条件:他的父母是退休公务员,他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作,他的女儿大学毕业后也进入了一家著名的外企。

但说到养老,陈霞同样担心:虽然我们企业的福利不错,但退休后的福利并不比公务员好。

按照现行标准,退休后,像陈霞这样相当于科级干部的董事,每月可领取养老金,外加公司按工龄和级别发放的补贴,总额约为3000元。

与此同时,陈霞的父亲也是一名中层官员,但退休时是公务员,每月养老金至少超过4000元。据陈霞说,这是因为老年人退休较早,现在收入更多。

我快50岁了,几年后就要退休了。

如果养老金太少,你老了就很难去看医生,更不用说旅行和医疗保健了。

陈霞说,现在我将开始节约食物和衣服,为退休后的生活做准备。

由于对稳定养老保障的渴望,只有1.2%的家长希望子女成为双轨制的工农,这不仅直接影响到人们退休后的生活质量,也影响到人们对择业的看法。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选择职业时不再考虑自己的兴趣、处境和职位匹配程度,而是涌向工作相对稳定的行业。

王宇是北京一所重点大学中文系的尖子生。

2008年大学毕业后,她进入了一家著名的时尚杂志。

慷慨的待遇和愉快的工作环境曾经使她成为许多人羡慕的对象。

然而,去年,被公务员录用的王宇放弃了所有这些荣耀。

面对记者的质疑,王雨似乎很平静。虽然我在那里一个月挣几万元,扣除五个保险和一个金币后,我的收入实际上大大减少了。

目前,以市场为导向的媒体竞争激烈,前景不可预测。

公务员可以给我一个稳定的职业。

王宇还说,有不少学生和她持有类似的观点,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生活压力的增加。每个人都说职业发展和个人兴趣是浮云,稳定和养老能力是王道。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的袁鑫教授说,年轻人在职业选择上更重视政府而不是企业、白领而不是蓝领、城市而不是农村是很常见的。除了与就业环境、职业选择、工资和福利有关之外,还必然与双轨退休模式有关。

不久前,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发布的2011年《社会蓝皮书》(Social Blue Book)显示,286名初中四年级和二年级小学生的父母中,有25%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医生、律师、记者等专业人士。15%的父母希望他们的孩子成为科学家和工程师。另有15%的家长希望他们的孩子成为教师。11.6%的人选择让他们的孩子成为政府官员。然而,只有1.2%的父母选择让他们的孩子成为工人和农民。

许多网民直言不讳地说,选择系统内工作的主要原因是看中铁饭碗的安全性和稳定性,而不是担心年老后的生活。

铁饭碗的巨大诱惑导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寻找工作时寻求更稳定、更安全的政府机构,近年来公开考试越来越受欢迎就证明了这一点。

请随意点击与大学生就业相关的网站。最受欢迎的网页是关于大川公开考试的帖子。

有些地方甚至有公开考试家庭,他们大学毕业后几年不就业,在家学习,为公务员考试做准备。

天津一家国有企业的员工刘伟退休后,他每月的养老金只有1800多元。

因为她的女儿还没有大学毕业,而且将来还有很多地方可以花钱,多年来她一直在一家服装店帮忙。

现在我期待着变老,挣更多的钱。

谈到女儿的工作,刘伟肯定希望女儿能被公务员录用:一年两年不能做,两年不能做三年才能被录用。

她告诉记者,即使她找到了工作,也必须允许她参加公务员考试。她再也不能像我一样老了。

完善养老保障制度是消除贫富差距、保障困难职工正常生活的重要举措。年初,在《人民日报》和人民网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中,高达94%的网民认为养老保障双轨制度不合理。

网民指出,改变双轨养老金制度是消除贫富差距的重要措施之一。

专家表示,双轨养老金制度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特殊产物。其不公平之处至少包括以下两个方面:第一,从个人退休前缴费的角度来看,企业员工必须缴纳养老保险,而公务员则不必缴纳。

目前的企业单位实行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养老保障制度。企业缴纳的统筹费占工资总额的20%,企业职工缴纳的比例为个人工资的8%。

企业职工的养老金数额与个人和单位缴纳的缴费数额直接相关。

对大多数中小型企业来说,由于市场竞争激烈、经营压力大、雇员工资低和缴款少,这直接导致雇员的退休金普遍低于公务员和公共机构雇员的退休金。

其次,从退休养老金与退休前工资的比例来看,退休后,企业人员的退休养老金一般只有退休前工资的60%左右,而公务员的退休养老金可以达到90%左右。

也就是说,即使退休前的工资几乎一样,公务员退休后的养老金也是企业职工的1.5倍。

在一些城市,公务员的养老金与企业雇员的养老金甚至相差四倍以上。

为了解决企业退休人员与政府机关事业单位退休人员之间养老金差距较大的问题,国家自2005年以来连续七次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总体而言,企业退休人员的待遇水平翻了一番。

然而,雇员和公务员之间的养老金差距并没有显著缩小。

袁鑫表示,从全球角度来看,一个国家内不同的群体和行业有不同的养老保障模式是正常的,许多发达国家也有这样的制度设计。

关键在于各种模式的实施效果应基本公平公正,确保全社会每个公民老年后的基本生活需求,特别是各类生活困难人群的基本生活需求。

制定和实施老年人社会福利政策的基本要求和目的是使每个人过上充实的生活。

目前,双轨制度造成的差距似乎实在太大,不公平。

发达国家的老年人社会福利制度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保障所有老年人的利益,确保公民平等。所有老年人都有权在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享受基本养老金,无论他们是否有其他收入来源,并且不受退休前工作表现和家庭状况的限制。

袁鑫告诉记者。

什么是双轨养老金制度(extended reading)现阶段,中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根据不同的企业、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实行不同的养老保险制度,形成所谓的双轨养老金制度。

1.企业养老保险制度企业养老保险制度主要包括两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基本养老保险,是根据国家统一的政策法规强制执行的一种养老保险制度,以保证广大退休人员的基本生活需求。

根据现行规定,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实行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制度。用人单位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的20%,职工缴纳个人缴费基数的8%,缴费基数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收入。

第二级是企业补充养老保险,是企业根据自身经济实力为员工建立的补充养老保险,包括企业年金等。

2.目前政府机关和机构的养老保险制度以及大多数机构的养老金费用基本上由政府财政或单位承担,并实施了固定收益养老金计划。

当员工退休时,他们将在退休前的最后一个月获得一定比例的基本工资。退休人员的养老金调整将与员工的工资调整同步进行。

(记者杜海涛金波)期待更公平的养老保障(在市场上漫步),让每个老人都能享受晚年,这不仅关系到老人的利益,也与我们所有人的利益密切相关。

如何使养老金制度更加合理和人性化,是应该尽快解决的问题。纺织工人穿着蓝色围裙,戴着白色帽子,像快乐的燕子一样在织布机前来回穿梭。下班后呼啸而来、敲响自行车铃的年轻工人对这种40多岁的人来说并不陌生。

这是20世纪80年代初工人电影中常见的场景。

成为一名工人也是那个时代许多人的理想。

随着时间的推移,电影中的主要人物突然达到了退休年龄。

那一年的笑声变成了孤独的身影。

作为20世纪80年代的新一代,他们经历了一系列的社会变革,如企业重组和下岗,而他们微薄的养老金增加了他们退休生活的忧虑。

退休了,应该享受晚年。

然而,真正退休后,许多人会发现,由于工作单位不同,他们领取的退休金也大不相同:与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退休相比,企业员工,特别是普通员工,退休后领取的退休金要少得多,甚至不到前者的一半。

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中,中国的退休制度逐步形成了公务员(包括大多数事业单位员工)和企业员工的双轨制度。

前者的养老金由财政支付,而后者的养老金由雇员和企业承担。

这种划分是不同群体之间养老金差距的一个重要原因。

双轨制度加剧了财富的不公平分配。

仅仅因为工作单位的不同性质,具有相同教育背景、相同技能甚至相同贡献的人在退休后不能得到相同的待遇。

这种由身份和制度等标签造成的事实上的不平等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公平的一个主要问题。

双轨制度是制约人才合理流动的绊脚石。

由于退休福利的巨大差距,社会就业平衡和人才的合理流动受到影响。

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已经成为万人争宠的热点。一般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总是被忽视。

有些人知道自己不合适,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特殊技能,宁愿依靠国家机关,也不愿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工作。

当然,在看到较少的一面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更多的一面。

企业作为一个与国家机关完全不同的主体,采用了完全不同的薪酬体系。

目前,在一些企业,特别是垄断企业,员工的收入水平是公务员的几倍甚至十倍以上,企业的高管收入很高,退休员工的养老金水平也不算太低。

这种因资源专用和改革不足导致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的现象也值得高度重视。

养老保障制度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与收入分配改革相结合,统筹兼顾,稳步推进。

随着中国老龄化社会的到来,让每个老人享受晚年不仅关系到老年人的利益,也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利益。

尽快使养老金制度更加公平、合理和人道是一个应该尽快解决的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