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洁接受专访避免谈论小龙寺

何袁捷陶与何杰北京8月16日(罗盘)签订合同15日,何杰正式加入他的新雇主华谊兄弟。

那天,何洁揭开了一件纯白色婚纱的面纱,惊艳全场。

当她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她谈到了自己在签约网站上演唱《我多么想念》的含泪场景,觉得自己私下里哭得很少。

谢娜、张杰和何杰几天前宣布了婚礼消息,他们也表达了最美好的祝愿,希望他们永远像现在一样幸福。

在接受中国新闻网记者采访时,在后台,何洁仍然穿着那件漂亮的婚纱,坐在沙发上,表现自己。

然而,当记者提到他来是为了什么,说没有摄像头,只有简单的聊天,活泼开朗的何洁似乎放松了很多,他的坐姿变得更加舒适随意,不再僵硬。

25岁的何洁在接受采访时看起来仍然像个小女孩。

谈话中爽朗的笑声也证实了他那天的良好心情,这与何洁乐观开朗的性格是一致的。

何洁最近被丑闻男友小龙适卷入新闻,当天记者不可避免地会偶尔提及。

当被问及关键词汇,如少龙植和功夫明星,何洁似乎无能为力,不愿意做任何进一步的澄清,只是看着他的经纪人。

另一边的特工看到了这一幕,都说这个问题可以忽略不计,不想做出任何回应。

说到音乐,我希望一切都简单而安静地歌唱:今天你穿着婚纱走进体育场,老板华谊给了你一枚钻戒。你的心情很好吗?何洁:是的,我一直在想有一天我结婚的时候是否会有同样的感觉。我很激动,有点说不出话来。我只是在想,我怎么会这么开心。

中国新闻网:现场演唱了一首歌曲《我多么想念它》。你唱这首歌时表达了什么心情?何洁:遇见这首歌是命中注定的,因为事实上,我知道这首歌已经停了很多站。

最后我听到了这首歌,我说我会唱。

包括歌词,当我唱歌的时候,我希望我可以用我自己的故事唱歌,这样听的朋友可以想到他或她的故事,我希望通过音乐进行情感交流。

中国新闻网:当我唱这首歌的时候,我突然哭了。我在想什么?何洁:我想了很多,从我初次登台到今天进入华谊。

中国新闻网:你认为一路走来不容易吗?何洁:想想一路上的成长。

有时不可避免地会感到悲伤。

尤其是在像今天这样的状态下,整个气氛真的让我感到很开心。

中国新闻网:今天你的很多朋友都送你祝福,比如陈楚生和尚文杰。

此外,汤文杰还说,他期待着将来与您合作。你能吗?何洁:是的,是的,我私下和他们关系很好。

中国新闻网:当你今天正式加入你的新俱乐部时,音乐风格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吗?何洁:事实上,我的风格总是变化很大。

因为我自己有很多不确定性。对我来说,从19岁到20岁的这种变化是从一个小女孩到一个女人的变化。

心态和各方面都会有很大的变化。就我的歌而言,我的歌会有很多变化。像“我多么想念”这样的歌曲是我现在的状态。

我希望一切都很简单,我可以悄悄地给每个人唱带有故事的情歌。

谈到电影生活中的表演欲望,中国新闻网:众所周知,华谊在电影制作和发行方面做得非常好。你为什么要给华谊完全的权力去实现你的音乐梦想?何洁:(想了一下)信任,因为事实上公司里有很多(自己的)朋友。

签下华谊的决定已经很久没有考虑过了。事实上,我只想找一个实用的地方。

中国新闻网:你曾出演过像《去爱》和《剑客之外》这样的电影。你有强烈的愿望在生活中表演吗?何洁:嗯!是的。我非常想表演(大笑)。

中国新闻网:要加入华谊,会有一部新的音乐电影让你参加,对吗?何洁:是的。

中国新闻网:接下来还有其他电影计划吗?何洁:让我们先做以下音乐电影。

用电影来诠释我的歌曲,歌曲和电影的组合,然后唱一些也在讲故事的歌曲。

中国新闻网:音乐电影的具体故事是什么?是不是和威尔·爱一样的四个爱情故事?何洁:不,不,不

总的来说,我们在讲一个爱情故事,它包括四个阶段。

中国新闻网:它似乎在海外拍摄,不是吗?确切的位置和标题现在已经确认了吗?何洁:具体来说,我们暂时还不能说。

这部电影的名字也应该暂时保密。我们可以晚点再谈。

谈论爱情今年不会结婚:最近,娱乐圈里的许多艺人纷纷结婚。例如,张杰和谢娜最近宣布他们将很快举行婚礼。你认识张杰本人吗?你想送些祝福吗?何洁:当然,他们两个可以走进婚姻殿堂。这对他们周围的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然后每个人都会送上他们最美好的祝愿。

当然,我也祝他们幸福。我只希望他们永远像现在一样快乐。

中国新闻网: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像他们一样完成一生的事情?何洁:当然会。

中国新闻网: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何洁:反正今年不会。

新华社:大家都知道你有很多绰号,比如何鲍晓、何小姐、何大宝等。我还听说你也被称为舞台女主人?这个昵称是从哪里来的?何洁:我知道这个,这应该是以前的(昵称)。

中国新闻网:有没有控制舞台上所有观众的感觉?何洁:(笑)是的,当然。

私下谈论生活时,哭得很低。我经常想很多事情:我在你的微博上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但是原则只有三个字,这取决于心情。

这句话是你的笑话,还是你的原则真的只基于你的心情?何洁:一个笑话。当然,那是个笑话。

中国新闻网:发生或听到的事情触及了你原则的底线?何洁:这不容易说。

是的,我们那时只能谈这件事。

中国新闻网:今天又唱又哭,你私下里哭得有点低吗?何洁:(想了一会儿)是的!可能只是一点点,可以让我想起很多很多事情。

例如,当我看到一位老母亲在路上捡垃圾时,我会想,如果她是我的母亲,我会感到非常难过和哭泣。

我会考虑我应该做什么,因为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上去帮助她,因为我想帮助她,所以我会想很多。

中国新闻网:现在你的公司在北京,它也是一个流动的城市。你经常想起你的家人吗?何洁:是的,每次回家,我都会去上小学、初中和高中。然后我会看看食堂是否还在学校前面。我非常想念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