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展商可否捐出土地来解决香港房屋的“死结”?

侠岛:大地产商捐地,香港的房市“僵局”能解开吗?2019年9月28日-09-2819:05:32至9月28日,香港反修改案微信发布的文章《下客岛》(Xiake _ Island)已经困扰了三个多月。暴力没有平息,但有一些积极的迹象。

最意想不到的好消息之一是,一家大型房地产开发商突然宣布捐赠土地,以缓解市民的住房问题。

慢性病9月25日,香港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郑志刚宣布,他将向社会捐赠300万平方英尺(约278,700平方米)的农地,包括为政府建造公共住房,希望能缓解社会上的住房问题,同时也将其捐赠给社会企业或其他慈善组织,以回馈社会。

据香港媒体报道,天水围地铁站附近3块28,000平方英尺的土地已被捐赠用于建设广村,这是香港首个大型“创意社会住宅”项目,涉及100多个单元。预计共有1万人将从上述农田中受益。这三个网站最早可以在2022年开放。

《香港经济日报》以1港元的名义租金捐赠了这三块土地。

因此,新世界成为香港首个免费捐赠土地以解决社会及民生问题的企业。

这不容易。

在“制止暴力、控制混乱”成为香港最大的民意后,各方终于开始走向“解决问题”。这并不容易,尤其是对于一些大的房地产开发商来说,他们愿意拿出真正的金钱和白银来面对根本问题。

统计数字显示,香港约有一半人没有能力自置居所。面对每年每平方米20多万港元的高房价,基层市民和青少年只能感叹自己的置业前景。

大多数已自置居所的家庭,要么依靠父母首付,要么符合低收入条件,排队购买特区政府提供的居屋和公营房屋。

房主的生活环境也非常拥挤。在香港的一些好地方,即使面积可以达到50平方米,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然要承担沉重的抵押贷款。大量没有买房的低收入人群住在“鸽笼”里,还是狭小而不安全?在“房间”里。

因为这三平方米,他们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住房”,租金往往也在两三千元左右。

香港"?住房”(来源:摄影师本尼·林)2016年初,美国房地产咨询公司Demographia发布了最新调查报告,指出香港的房价在全球87个主要城市中高居榜首,是平均家庭年收入的19倍,这是香港连续第六年成为调查中房价最高的城市。

事实上,高房价影响的远不止“生活”问题。

香港不断上升的楼价和租金,不但束缚了政府的思维和社会经济发展,也吞噬了工业发展空并阻碍了新兴经济的发展。

随着时间的推移,香港的经济结构变得单一,空日益严重,房地产经济占主导地位,中小企业失去了生存能力空,社会逐渐失去活力,中产阶级沦为敌人,年轻人找不到上升的途径,贫富差距扩大,阶级固化,社会矛盾不断出现。

数据显示,自一九九六年起,香港劳动人口每月专业收入中位数及家庭每月收入中位数分别为9,500港元及17,500港元。截至2014年,这两项分别为14,800港元和23,500港元,分别仅增长56%和34%。同期,香港的本地生产总值增长92%。然而,一些房地产企业的净资产跃升了473%。

显然,财富分配不均和向上流动渠道狭窄最终扼杀了香港的创新创业精神。

因此,香港有一个相当市场的看法,认为“地产霸权”控制了香港,质疑香港地产发展商对商品和服务(包括地产、电力、煤气、巴士、渡轮、超级市场等)的供应和价格的有效控制。)并通过这些事实垄断的经济生命线来控制社会。

根据福布斯2014年的统计,在香港50大富豪家庭中,有20家以房地产或房地产为核心的多元化企业,排名非常高。

一些香港评论员指出,在香港以往所有大规模示威或抗议的背后,“住房困难”是最大的怨恨来源。香港社会长期动荡不安。核心因素是世界上最高的住房疼痛指数。除政治原因外,年轻人成为社会运动主要力量的一个关键原因是,房价使年轻人无望上楼,极大地扼杀了他们进入社会中上层阶级的机会,使他们强烈发泄对社会现实的不满。

前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刘兆佳指出,回归后,香港贫富悬殊迅速恶化,“恨富”和“恨富”现象普遍存在,社会矛盾加剧,底层市民的实际生活水平下降,中产阶级两极分化...社会上怨声载道,民粹主义爆发,反权威反建制蔓延,人们普遍悲观,担心自己、下一代和香港的未来。

6月14日,因占据香港立法会而被警方带走的年轻示威者(资料来源:《香港星岛日报》)转过身来,希望理性地解决问题,并明显地意识到问题所在,例如特区政府最近推出房屋空税,以落实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提出的“加征差饷”,对空第一手私人住宅征收“加征差饷”,令楼市降温;香港最大的政治团体民建联最近建议特区政府积极运用《收回土地条例》,收回土地作公共用途,增加土地供应,兴建大量公营房屋。由香港前行政长官董建华领导的智库香港联合基金(United Hong Kong Fund)25日建议特区政府在新加坡住房计划的基础上推出“香港人住房计划。政府应重新推出「出租房屋计划」,具体包括以平均单位市价八折出售公屋单位,以及向首次置业但不符合居者有其屋计划申请资格的40岁以下青少年提供「首次置业免息贷款」。香港地政总署26日宣布,根据《收回土地条例》及其他法律法规,该署计划收回超过748幅私人土地,面积约68公顷,以发展香港北部新界的新市镇项目。

针对香港最大慢性病的艰苦斗争似乎即将再次开始。

我们说“你”的原因,是历届特区政府都采取行动解决香港的房屋问题,但由于种种原因,结果并不理想。

主要原因是,政府政策总是遭遇巨大阻力,包括反对派“Rab”和由隐藏势力支持的各种团体的抗议。

要解决香港的住房问题,增加土地供应是重中之重。

与一般印象相反,香港没有多少土地盈余。香港的土地面积约为1106平方公里。仅开发了四分之一的土地,约276.6平方公里。其中,只有7%实际上用于住宅用途。

在未开发的土地中,除了依法未开发的郊野公园外,约50平方公里是农业用地,其中约9.71平方公里为大型开发商所有。

香港人对大型房地产开发商不满,媒体对房地产大亨“囤积居奇”的批评从未停止。

根据2012年和2013年底的数据,与特区政府拥有的土地储备相比,主要开发商的比例约为8: 2-80%,土地储备掌握在主要开发商手中。

持有土地而不开发和“持有”等价格上涨是常见的经营方式。

目前,四大房地产开发商之一的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已经自愿捐赠土地。一次捐赠近30万平方米土地,总价值约33.7亿港元,土地开发全面,惠及45,000户家庭。这无疑是一个有价值的新趋势,并带来了好转。

民建联建议特区政府积极利用《收回土地条例》(资料来源:《香港星岛日报》)作为一项好政策。香港房屋问题的成因错综复杂,人们称之为“死结”。

然而,如果房地产开发商愿意以各种方式回报社会、增加土地供应、降低房价,比如新世界发展(New World Development),这种“僵局有望得到解决。

事实上,其他几个大开发商已经相继给出了积极的回应。

新鸿基地产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郭炳联曾表示,他明白香港房屋供应严重短缺,愿意积极配合特区政府增加房屋供应的措施,并会尽力加快住宅项目的建设。原则上,我们支持和欢迎特区政府运用《收回土地条例》收回农地,加快兴建公营房屋。积极配合特区政府提出的“土地共享试点计划”。

关于新世界这次捐赠的农田,恒基地产表示,它以前曾捐赠土地用于建造养老院、青年招待所和过渡住房。该公司愿意与政府谈判,积极帮助增加住房供应,并照顾不同阶层的需求。

长寿集团回应称,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将农田用于住房开发,以造福于有需要的人。该小组将研究这一问题。

应该说,香港有很多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有待解决,其中最重要的是房屋问题。

为了解决住房问题,包括大型房地产开发商在内的各方都需要共同参与,并给出一个全面的计划。

一些评论人士指出,香港“可能永远不会回到通过转口贸易买卖商品、投机房地产和股票以争取资产升值而轻松赚钱的时代”。

然而,要使香港社会,特别是年轻一代投入生产和创造,首先要做的基本工作是打破房地产的主导地位。否则,创业的辛苦工作可能会减少到一辈子为房地产开发商工作,高租金尤其会扼杀创新空。

例如,新加坡与香港形成鲜明对比。

有论者指出,香港和新加坡都是“四小龙”,都是竞争激烈的城市。香港曾经领先。同样,新加坡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2003年超过了香港,到2010年增长了39%。

过去十年,香港的名义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25%,而新加坡的名义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飙升了87%。

这有许多原因,但新加坡长期社会稳定和持续稳定经济增长的关键因素之一不容忽视:自2007年以来,新加坡实现了90.7%的免费住房率,81%的人口居住在平均居住面积为30平方米的政府建造的低价公共住房单元中。

同样,政府也应努力摆脱过度依赖土地的财政收入结构。

受财政资源的限制,政府很难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产品和服务。受财政收入结构的限制,政策选择的空间也将有限空。

香港信奉“小政府”,但不能成为“弱政府”。香港相信自由市场,但它不能变成嗜血的“原教旨主义资本主义”,贫富差距巨大。

香港的问题需要大型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因为贫富差距高于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地区。

“东方之珠”需要各界的共同努力和良好的政策才能再次闪耀。

为了解决持续的疾病,我们需要找到疾病的根源,但我们需要更多的信心、决心和处方、团结、勇气和智慧。

发表评论